江右商帮的行话

撰稿人:燕子发布时间:2017-07-07[关闭][打印]
 

  行话,指社会上的一些集团、群体,由于工作上、活动上或其他目的上的共同性,在相互之间交往交流时,会创造、使用一些不同于其他社会群体的词汇、用语或符号。

  行话,具有团体性,只有团队的人能看得懂。比如:瓷帮行话“买草鞋”,就是对私拿物品情节严重的人,予以开除,且永远不得上镇谋生的处罚。“不准打闲”,则是工人不能为窑户做私事,做私事行话叫做“打闲”。又如:樟树帮行话”兼刀带柜”、“前店后场”,是指药“店”前堂卖药、后堂加工,集炮制、卖药、行医于一体的经营方式。再如:万载夏布商帮有自己的行规,上柜营业的人,行话叫“开尺”。开尺是商行的重要角色,要讲信守,记性好,对“覆盘”回来的布,不“割耳朵”。行话“覆盘”,是指卖主第二次折回来卖布。行话“割耳朵”,是指照原先所讲的价收购,而不是去压价。

  行话重要作用就是识别身份。原因在于“行话”,不是帮内人,就很难听得懂。一旦身份确定,就会区别对待。对帮内人,高看一眼,厚爱一分;对外行人,在某种程度下意味着可能要吃亏或上当。

  江右商帮,也曾经流传一些“行话”,它相当于今天的“密码”。比如:对于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”的数字,南昌旧货业帮分别称之为“文失佘辰人代进仲杨齐”,鱼业贩子分别称之为“文田石取点大草血阳文”,上饶商帮贩子分别称之为“田苗塘水丁木才古松林”……双方交易,谈议价格,不用数字,而是用“密码”。如果他是个“外行”,自然就会用数字来谈生意,因为不会用“密码”,很容易给识破。

  当然,行话除有识别身份的功能,还很有人情味。南昌杂货业帮每个月定于初一、十五聚会在会馆里先议价,然后吃鸡汤面。如果发现那家破坏帮内统一的价格,行话那叫“烂价”,那么就要罚请三桌酒和请一台戏。罚请三桌酒的行话,叫作“金谷之三筵”;罚请一台戏,叫作“梨园之一部”。如此看来,行话还有一个功能就是“斯文”,比直接叫罚什么更有人情味,更有味道。在外人看来,好像在说“天书”一样,避免传到外面不好听。这样看来,“行话”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